欢迎访问本网站

 通知公告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通知公告>>正文

现代大学制度建设需要"根""魂"及"骨架"

 

2016年07月14日 09:11  点击:[]

       

   

(史静寰,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北京100084)(原文刊载于《中国高教研究》2014年第4期)  

摘要: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是当下中国社会的热门话题。本文提出:无论从学术上如何界定现代大学制度的内涵,在现实中现代大学制度都应该包含三大基本部分:大学法律章程、大学使命宣言、大学治理结构,这是保证现代大学生存与发展的根、魂与骨架,是标识大学特质、构成现代大学制度的三大核心要素。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必须要有根(以大学章程为代表的国家完整法律体系)、有魂(以大学使命宣言所体现的大学精神与核心价值)、有骨架(以大学治理体系所支撑的大学组织制度与运行机制)。这是中国高等教育自立于世界高等教育之林的根本。  

关键词:现代大学制度;大学章程;大学使命;大学治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明确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建设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问题。这为已延续多年的我国高等教育改革,特别是政府与大学都在全力推进的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提供了新的目标及实现目标的活力。习近平同志指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作为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大学制度及治理体系建设,也应该包括能很好地处理大学、政府、市场、社会之间互动关系的完整架构与机制。  

大学是人类社会创造出的最复杂的组织机构之一。在知识经济时代,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不但是知识密集的"才智之城",是吸引巨额资金活动的"新型经济中心",还是具有"无限多样性"的"变化之城"。大学不但承担诸如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等多种专业及社会职责,还要面对多种不同、有时甚至是矛盾和冲突的社会要求与期待。因此,现代大学制度与治理体系建设,虽然指向与内涵不同,但其基础和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共同的:即面对急剧变化的社会环境,回应冲突和多元的利益要求,大学必须确立组织的合法性基础,明晰使命战略定位,形成有效运行机制。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但高等教育的发展存在历史断层,这使中国目前虽然有了现代大学,但现代大学制度却缺乏足够历史积累。而且"后发外生型"现代化之路也使中国式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存在"悖论":一方面现代大学制度不可能自然生成,需要政府的领导和推动,另一方面,现代大学制度最根本的改革是政府简政放权,扩大大学办学自主权。这一"悖论"的存在加剧了中国现代大学制度建设过程的难度和复杂性。近年来,我国关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呼声甚高,学界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成果颇多。笔者认为:无论从学术上如何界定现代大学制度的内涵,在现实中现代大学制度应包含三大基本部分:大学法律章程、大学使命宣言、大学治理结构,这是保证现代大学生存与发展的根、魂与骨架,是标识大学特质、构成现代大学制度的三大核心要素。  

一、法律章程:大学的"根"  

大学是以学术为基础、高度专业化、由诸多利益相关者松散耦合而成的组织。大学作为社会组织(机构),其存在的合法性基础是什么?以牛津、剑桥、巴黎大学等为代表的中世纪大学大多基于教皇或国王颁布特许状而形成。西方古典大学特许契约的神圣性和权威性是保证大学稳定发展的基础。19世纪初美国著名的"达特茅斯学院判例"不但明确了由董事会出资创办的达特茅斯学院是私人团体,政府无权改变学校性质、干预学校内部事务,而且明确了大学章程的法律地位,确立"契约权力是一种重要产权"。这不仅影响了美国高等教育,也是对整个资本主义社会运行产生影响的核心原则。  

近代国家的形成改变了高等教育的生存环境,民族国家的利益需要成为知识服务的对象和大学发展的新动力。国家目标的设定、政府力量的介入,使大学具有了明确的政治和社会功用。洪堡改革时期,德国大学已被认为是重要的"国家设施",由政府提供经费、保证大学办学自由,使大学在"更高层次上实现国家目标"。这一特点在德国近代大学模式引进其他国家,如日本、中国等亚洲国家后,蜕变为强势政府对大学事务的全面介入。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条:[高教视点]不屑于教学方法:大学教改抹不去的痛 下一条:[高教视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与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关系

关闭